第六十三章偷的才够味儿

作品:《我与古人拼演技

    “脸皮够厚!”穆芸楚抿着嘴对云暻竖了个大拇指,点头说道,不等云暻开口,她转身抱起半个瓜,伸手从发间拔下一钗子,扎着云暻分好的瓜瓤吃起来。

    “这明明就是西瓜嘛!”她嘟囔一声。

    云暻也不吃,一眼盯着穆芸楚的头发,看了半晌,也伸手从她发间拔了一珠钗下来。

    “你干什么?”穆芸楚瞪住云暻。

    “借来一用!”云暻拿着珠钗给穆芸楚看看,也扎着瓜瓤吃起来。

    “你不是有簪子吗?”穆芸楚不服气,“为何还拿我的珠钗?”

    “玉簪未免太钝!”云暻不抬头,慢悠悠地回了一句。

    “事情多!”穆芸楚挖了一眼云暻,道“看在你今日服务周到的份上原谅你!”,又扭头自顾自地吃起来,感叹道“果然偷来的才够味儿!”。

    不时,她将半个西瓜消灭完,一转头,被云暻优雅的吃相再怔了一怔。

    这个人就是这样,无论何时,都是这等优雅从容,淡定无双,哪怕手中捧着半个西瓜,哪怕手持的不是金汤匙银碗筷玉调羹,只要是他的举动,就高雅贵华。

    “啧啧”穆芸楚不由得咋了咋舌,“简直不是人啊你!”,说完,她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眼,说道“我害怕自己把持不住扑了你!”

    云暻挑眼看看穆芸楚,再看看她身边被吃空的半个瓜瓤,问道“还吃?”

    “嗯!”穆芸楚捂着眼睛的手不放下来,点了点头。

    云暻放下手中的西瓜,将珠钗插在瓜瓤上,起身进了地里,蹲身敲了敲几个瓜身,拧下一个,抱起缓步走到穆芸楚身边,按着之前的方法用珠钗划开,将瓜瓤从里面分下来,又分成小块,递给穆芸楚半个,说了声“给!”,一系列动作缓缓悠悠,赏心悦目。

    穆芸楚这才放下手,看了看云暻,接过他手里的瓜,拾起空瓜皮里的钗子扎着吃起来,这次不再是之前狼吞虎咽,而是细嚼慢咽,还不时地瞟瞟一边的云暻。

    穆芸楚吃完第二半西瓜,云暻手中的瓜还剩一半,她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半个西瓜,再看看云暻。

    “还吃吗?”云暻偏过头问她!

    “吃饱了!”她摇摇头,“你吃了吧,别浪费了!”

    云暻放下手中的瓜,掏出锦帕擦着珠钗,悠悠地道“我也吃饱了!”

    “浪费可耻!”穆芸楚看着云暻“你连一半的一半都没吃完!”

    云暻看看自己剩的一半西瓜,再看看地上躺着的半个,抬眼看了一眼穆芸楚,她不由得警惕起来,向后一躲,道“干嘛那样看着我?我告诉你你别打什么坏主意啊,我虽然打不过你,嗓子可是好得很!”

    云暻不说话,接过穆芸楚手中的钗子擦了擦,挪了挪身子,戴在她发间,穆芸楚看着他眨了眨眼,并未闪躲,虽然二人之间的距离很近。

    云暻帮穆芸楚戴上珠钗,抱起半个西瓜塞进她怀里,说了句“你抱着!”便起身拂了拂锦袍,抬步走开了。

    “喂,你!”

    “哪里来的贼人,竟光天化日之下偷瓜!”穆芸楚话音未落,便从身后传来男子大喝的声音,她和云暻齐齐转身,身后不远处不止一人,齐齐站着五个彪形大汉,手中提着镐头,手里还牵着一只猎犬。

    “快跑!”云暻还没回过神,穆芸楚丢了半个西瓜,拉起云暻的手撒腿就跑,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

    云暻被穆芸楚拉着,也不紧不慢,穆芸楚嗔怒,扭头骂了一句“都要被狗咬了,还装什么淡定?你不要命我还不想死,快些!”

    话音落,云暻手下一番,将穆芸楚的手紧拽在自己手里,突然加快了脚步,这回是他拉着她跑路了。

    身后的几人当然不会就此罢休,已经放开了手中的猎犬,跟在身后喊着让猎犬怎么追上眼前的这两个人,又时不时地骂几句看着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小姐,竟做出这么低下的事情。

    云暻是有轻功的,时而轻身跃起,时而拉着她跑在山顶,本来是跑路的紧张事,却生生被他二人跑出乐趣,似是不知疲倦,还时不时地转身逗逗身后的猎犬,云暻也难得的笑出了声,扭头看着拉在手里的人,笑靥如花。

    二人衣袂飘飘,青丝飘飘,远远看去,恰似一幅动态的水墨画,美不胜收。

    许久,穆芸楚腿下一软,云暻手下一用力,扶住她,不待她站稳,他松开扶着她的手,揽在她腰间,一只手放在嘴边打了个口哨,脚尖轻点地,一个轻功起身,向奔来的骏马而去,二人稳稳坐在马背上,他伸手从马笼头上解下缰绳,骏马前掌一立,四蹄抬空,疾驰而去。

    追在二人身后的五大莽汉见云暻一抹月牙白腾空而起,架着一身水粉衣裳的女子,齐齐停住脚步傻了眼,就连紧追在他二人身后的猎犬,也蹲坐在地,两眼直直地追随着二人腾空落马的身影。

    也不知是这个画面太美好,还是云暻轻功卓绝,反正他们都像是脚下长了地球一般,再也迈不开步,只有目光齐齐地随着二人的身影而动,直到二人骑马消失在山坡处。

    云暻端坐在马背上,回头看看傻在山顶上的五人和他们的猎犬,直到他们变成几个黑点,他嘴角勾了勾,回头,恰见穆芸楚也扭头看着山上的几人。

    “今日真是有趣,太痛快了!”穆芸楚长舒一口气,话语中满是愉悦,云暻看了看她,笑了笑,双腿夹马腹,速度又快了些。

    马跑得太快,逆风的声音很大,穆芸楚偏了偏头,眯着双眼,风吹得她眼睛有点凉。

    云暻抬起一只手,宽大的衣袖挡在她面前,替她挡住了逆风,穆芸楚怔了一下,抬手拉住他的衣袖捂在自己的脸上。

    “你还真不客气!”云暻温声道,话语却是愉悦。

    “这叫物尽其用!”穆芸楚怼道,“我们这就回去吗?”她大着声音问云暻。

    “你想回去?”云暻贴在穆芸楚耳边问道,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润。

    “不想!”穆芸楚摇头,“还没过足瘾!”

    “那便不回了,时辰尚早!”云暻应声,“我带你去个地方!”

    骏马疾驰,白马白衣,多了一丝水粉点缀,像是纷纷白雪里绽出的一束红梅,飘荡在青山绿水间,又像作画人缓缓撑开的画卷,赏心悦目。

    半个时辰将过,云暻带着穆芸楚到了冰灵寺的后山,入眼是大片的合欢树,芳菲尽显,足足十里尤过。

    “这里竟有合欢!”穆芸楚下马,惊叹了一声。

    “这里气候凉,合欢刚开!”云暻站在穆芸楚身后,温声说着,目极千里,像是看着远方的故事一般。

    穆芸楚回头,将此时云暻的神色尽收眼中,她眸光一闪,没想到这个人还有这种沧桑的眼神,穆芸楚心中怔了一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