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岫玉项圈

作品:《特工皇妃:邪王,请宽衣

    这一句岫玉项圈,不少丫鬟面面相觑,这项圈是什么样子的?而在潇湘室打杂的促使丫鬟竹苓立刻跪了下来,对着李潇玉说道:“回主子,竹苓见过这岫玉项圈。”

    李潇玉眉毛挑了起来,“哦?你在何时何地见过?”

    竹苓有些呆呆的想了想,挠了挠后脑勺,说道:“回主子,竹苓前日卯时见竹幛姐姐拿着您那岫玉项圈出来,本来这首饰该是您的大丫鬟夕月姐姐管理的,可是这竹幛姐姐却拿着往外走。我原想着是您的吩咐,便没在意,就去井边打水,可不知怎么,那竹幛姐姐绊了一跤,将这岫玉项圈抛进了井里。我以为您打捞上来了,原来是没打捞呀。”

    李潇玉眼睛看向院子里的那口井,竹幛拿着自己的岫玉项圈堂而皇之的往外走去?得亏是绊了一跤,不然这岫玉项圈怕是到了凌相国府了吧?

    “你可知道竹幛还拿了什么?”,李潇玉现在更好奇,竹幛会拿些什么。

    “好像是写玛瑙翡翠之类的,我想着该是让银匠修补饰品吧?不过昨日拿的确实属奇怪了点。”竹苓的脑子转的慢,就连说话都慢条斯理的。

    “什么奇怪的地方?”,李潇玉笑了起来,很是和蔼可亲。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她拿了主子的一缕头发和一把木梳子。”竹苓好奇的问道,“主子,您这是设坛做法吗?”

    设坛做法?只怕是这凌雪裳打算设坛做法吧?看来这凌家父女是活得很不耐烦了,而且是很不耐烦了?

    “嗯,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对了,你今日里不用做粗使丫头了,做二等丫头,端茶送水就好了,去吧。”

    “谢谢,主子恩典,谢谢主子。”

    竹苓喜出望外的模样,让站着的诸位眼里也露出了亮光,这和馨郡主真的肯给他们这些老实人和没本事的人恩惠?

    “诸位,只要你们效忠于我李潇玉,这齐王府便会给你们应得的报仇和恩惠,大家去休息吧。容曜,你也去吧。”

    “是,主子。”

    李潇玉见众人离去,转身回到房里,支着头,坐在潇湘室的阴凉处,夕月则是有些不安。

    “郡主,这好像是有人设局,要等着您跳坑呢。”,夕月一脸担心的说道。

    “怎么?你也信巫蛊之术?”,李潇玉淡淡一笑。

    “小姐,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而是对不对的问题。万一对方拿您的生辰八字和头发做文章,届时您该如何?小姐,这可是大事啊,您不得不防啊。”夕月担心的说道。

    “夕月,你说这做巫蛊之术的人,想害我,反而被我害了呢?”,李潇玉自信的一笑,点着案桌说道,“将慕云昭请来吧。”

    慕云昭才从皇宫回到王府,就听穆卓然一瘸一拐的说着齐王府的骤变,他皱着眉看着眼前哭哭啼啼诉苦的齐王府旧奴,只留下一句,王府不留奴恶欺主的人,便匆匆赶至潇湘室。

    才以走入潇湘室,见到的却是李潇玉的好整以暇。

    李潇玉本以为慕云昭至少有着不满或者微词,却不曾想,他只是坐在她的身边,自斟自饮,仿佛对于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丝毫也不关心。

    他喝足了茶水,抬起头,看向李潇玉,“夕月说你找本王。”

    “嗯,有些事情,想跟你说说。”

    “何事?”

    “让慕云绝对凌祁天暴怒的事情。”

    一句话足以让慕云昭感兴趣,这便是李潇玉的本事和口才。

    “怎么做?你星夜刺探?还是你逼着凌祁天造反?还是你搜出凌祁天妄自尊王的朝服?”慕云昭很是好奇,这凌祁天本就是个谨慎的人,如何能让慕云绝对凌祁天暴怒?

    “既然我知道这东岳国、西霖国、北晋国有珊瑚作为龙柱镇压潭底,你知道,那慕云绝又怎么会不知道?那日他如此帮我,显然是鼓励并希望我继续跟凌祁天怼下去,不是吗?若是我怼的好,那便是帮他铲除了心腹大患。若是我怼的不好,顶多是齐王府跟凌相国府怼上罢了,他慕云绝又没有损伤什么,不是吗?”

    “那你想表达的是什么?”慕云昭只想知道,李潇玉拐外抹角的想说些什么?

    “你可知道有种虫子叫做珊瑚虫,专门吃珊瑚?若是我将这些虫子放进盛放珊瑚的水里,而接触这些水的人,只有凌祁天,会发生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有些话,聪明人与聪明人之间,点到为止即可。

    慕云昭眼睛亮起来,笑道:“看来,你是真的要逼着我东岳国的凌丞相暴走不可了。”

    “毕竟这星夜前来盗我七彩玲珑石塔的案子还没破,他得努力努力,帮我破了这个僵局才是。不逼一逼他,如何能找出新的线索来呢?要是把他架在火堆上,咱们就离火堆远了,不是吗?”

    李潇玉笑起来,显然她就是打算让凌祁天暴走的。

    “若是这凌祁天暴走了,你不担心他铤而走险,非要杀你不可?”慕云昭好奇道。

    “我不担心这件事,我反而担心你的皇兄是个经不住美人的人,万一被凌祁天一撺掇,收了这毒蛇美人凌雪裳,那可就不好了。要知道,你们男人呢,最是会为了女人怒发冲冠,做些不光彩又不聪明的傻事。”

    “哦?做些什么傻事?”

    慕云昭看向李潇玉,他的眸子里带着戏谑,想让她知难而退,又想揶揄她几分。

    “其实也不是什么傻事,不过是为了美人开心,烽火戏诸侯;又或者是为了美人开心,让整个后院的人都肥胖如猪;又或者是为了美人开心,让美人的家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但不管是哪一种,于社稷,这是最寻死路;于国家,这是自找绝路;于百姓,这是自找难看;于国君,只能说,他是傻透了气了。”

    李潇玉撇了撇嘴,又想起褒姒和杨玉环来,当真是祸国殃民。

    “怎么?在你眼里,女人一无是处?而为了女人怒发冲冠的男人,更是一无是处吗?”慕云昭若有所思的问道。

    “也不是一无是处,只是若这个女子本身就是个强者,何须男人救?又或者这个女人若是有家国情怀,能兴旺国家,又何须男人为了她损害一国的利益?男人应该在救女人之前,思考一下,他为之拼命的女人,值不值得,配不配坐在后位之上,有能不能协理君王福泽天下。若是不能福泽教化一隅,我看,这种女子还是早死早托生的好。省的沦为祸水,使得争戈天下为她战乱不堪。”李潇玉这嘴巴很毒,让慕云昭也叹为观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