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傅卓凡来了

作品:《强婚锁爱:青梅不让位

    “我不选。”夏洛思索了许久,发白的嘴唇之中吐出三个字。

    夏沁凉有些意外,这是她第一次见夏洛说不:“哦?”

    “我们两个人之间虽然是情敌关系,但是我也没有心肠狠毒到要你去死的地步对不对?我怎么会忍心看着你去死呢?”夏洛说到这儿,眼睛有些微微发酸,虽说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很不和谐,但,夏洛记得两个人在以前还是很好要的姐妹,就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开始变得如此恶劣。但即使如此,夏洛仍不希望看见她做出这种出格的举动。

    夏沁凉看着她的样子,心中一阵恶心:“夏洛,你别在我面前装出一副好像是你很可怜的样子,我可告诉你,我不吃你那一套,你的这种样子我见的还少吗?”

    夏洛有些艰难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两个瓶子,最终,选择了其中的一个,将另一个递给了夏沁凉。

    “我数三声,三声之后,一起喝下去。”夏沁凉满意地点点头,很好,很好,她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终于可以做一个了解了。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其实夏沁凉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她在心中就是嫉妒夏洛,嫉妒她拥有她喜欢的男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喜欢她?为什么就是没有一个人回来看她一眼?明明她长的比夏洛好看许多,可当年自己的暗恋对象,最后居然告诉自己喜欢上了夏洛……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恨夏洛,是她将她的一切夺走,是她!

    夏洛打开手中那个小瓶子的瓶盖,脑海之中浮现出傅卓凡的样子。

    傅卓凡……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恩恩怨怨纠缠了这么久,最终还是要来一个死亡的结局,看来给他们两个人真的就不适合在一起。

    说心有不甘,那是真的,但在不甘那又怎么样呢?现在她也没办法躲开了,夏沁凉都主动找上门来了……

    人家都说死前会看见自己最爱的人,哎……只不过这个最爱的人,现在对于自己可能只是恨意了吧……

    小瓶子距离自己的嘴越来越近……夏洛也在缓缓移向自己的嘴巴。

    其实两个人在内心之中都是害怕的,夏沁凉也是一样,谁又希望自己自己在豆蔻年华就英年早逝?

    夏沁凉深知,自己想出这个办法,绝非想自杀,而是为了不留痕迹地清理掉夏洛这个心头大患。

    她害怕,如果将来自己有什么成就之后,可能会被夏洛没有理由地抢走。

    正当瓶子的瓶口贴上嘴唇的那一个瞬间,天台门口传来一声怒不可解的吼声:“夏洛!”

    两个人同时停下自己手中喝东西的动作,朝着门口的方向看去。

    只见冷深爵满脸怒意地站在门口,因为狂奔的原因,额前散落着一点碎发。

    “冷深爵!”夏洛一见到冷深爵,心中的绝望顿时之间烟消云散。虽然还是有点失落,来的人不是傅卓凡……

    其实在她的心里面,最希望现在能够出现在这里的人自然不是沈郁泽也不是冷深爵,而是她最爱的傅卓凡。

    但是她自己也明白,现在两个人之间的关系那么僵,就算是她要去死,傅卓凡也一定不会过来看一眼的,自己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如果这一次自己能够活下来,她一定会安安静静的离开这座城市,然后在另一座城市里面开始自己新的生活,努力让自己做到……不要想起发生在这里的任何事情。

    夏沁凉则是不满意地蹙了蹙眉……他怎么这时候来了?

    夏洛心中简直燃起了一阵希望,太好了冷深爵来了!自己有救了!冷深爵瞧见她没什么事,轻轻呼了一口气。

    刚才结束自己的通告之后,他就开始刷朋友圈,但是没有想到,自己就是这么刷着朋友圈,居然能看见夏洛想要寻死的一条朋友圈!

    心里面瞬间一阵慌乱,看着朋友圈上面显示的地址,他二话不说就选择开车来到这里,阻止夏洛这个傻子在这里自杀!

    迈开步子,冷深爵开始走向她。

    时间像是静止一样,四个人没有说话,待到冷深爵完全走至两人面前,他才看清楚,他们两人手中都拿着一个大小一样的瓶子。

    “夏洛,你先走。我有话和夏沁凉聊聊。”冷深爵风轻云淡地说道。

    夏洛虽然私底下在他面前比较放肆,但真正在大场面上,她还是很听他的话的,点了点头,便开始往门外走去,“哦。”

    “等等,你手里的东西给我。”冷深爵叫住了她,伸出自己的手。

    夏洛乖乖地将手中的东西交给了冷深爵。

    看着她完全走出顶楼天台的门之后,冷深爵才将自己的视线移至夏沁凉的身上。

    不得不承认,面前的这个女人长得比夏洛好看,身材也比夏洛较好,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质却是不及夏洛。

    “说吧,这是什么?”冷深爵晃了晃自己手中的瓶子,问道。

    “你就这么想知道?”夏沁凉自然知道自己面前站着的是谁,亚洲巨星冷深爵,但她并不追星,也不害怕他,自然说话的语气也不一样:“这好像和你没多大关系吧?要是说起来关系的话,我觉的我好像还是你的合作伙伴。”

    “夏洛是我喜欢的人。”

    “所以呢?她还是我的情敌。”

    夏洛虽然这么说,但很明显,在“情敌”两个字上面充满了不屑一顾。

    “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动夏洛一下,我一定让你得不偿失。”冷深爵声音淡淡的,但从字里行间,都能感受到他的压迫。

    “呦呵。”夏沁凉也不是吃素的,轻蔑地看了眼冷深爵,“一个戏子,好意思在我面前装大牌?你醒醒吧,这不是拍戏。”

    冷深爵在听完她的这句话,勾唇笑了笑,这不过这笑容,很冷。

    一分钟之后,夏沁凉就被三四个五大三粗的保安绑住,乖乖跪在冷深爵面前。

    她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只知道刚才冷深爵摆了摆手,就有三四个人走进来,将她手中的包包夺了下来。

    紧接着,她就被绑着跪倒在冷深爵面前。

    “我只是个戏子?”冷深爵玩弄着自己的腕表,反问道。

    “还是个只会靠脸的草包戏子!”冷深爵毫不留情地扩充道。

    在她的心中,冷深爵确实就是这个样子。她也明白,现在冷深爵在优,她在劣,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就凭这你这句话,我就不会让你活着从这地盘上走出去。”冷深爵眸光一厉,正色道。

    夏沁凉的手开始一点点不安分起来……

    刚才那三个保安抢夺的过程当中,并没有将她手上的瓶子夺走,反而是塞在了她手上。

    这样,事情就精彩了。

    “将她送到四季酒店。”

    冷深爵冷冷地说道。

    “好的,冷总。”保安点了点头,欲要将夏沁凉带走。

    “放开我,我自己会走。”西三路突然开始挣扎起来,她不喜欢这种被人架着走的感觉,像是罪犯一样。

    保安哪里会让她乱动,冷深爵的命令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圣旨,一切都是不能违抗。

    夏沁凉誓死不从,保安想要架着走,可她就是偏偏不如意,不让他们走,冷深爵见罢,摆了摆自己的手:“放开她。”

    保安这才得以放开她。

    但冷深爵不知道的是,他的这一放,却是会给自己带来前所未有的伤害。

    夏沁凉的双手一得到解放,立刻将自己手中的小瓶子拿了出来,她不知道这里面到底装的是些什么东西,但她只能赌一把了!

    现在她开始隐隐约约期待,自己拿到的会是硫酸,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够泼到冷深爵的身上……这样也就可以防止自己被冷深爵抓走!

    她这小算盘可是打的丁丁响。

    心中想着,她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来,直接打开瓶盖,开始泼想了冷深爵……

    时间仿佛在那一个瞬间定格了,所有的人都瞪大了自己的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股白色的液体泼向冷深爵。

    冷深爵也很显然没有想到夏沁凉会突然来着么一茬,他压根没有什么思考的时间,自己就闪身躲了过去,可是,他躲过去的速度又怎么能和夏沁凉泼出的水流动的速度相比较呢?

    夏沁凉有些紧张的看着,心中一直在默念着:一定是硫酸,一定要是硫酸啊!

    “滋滋滋兹……”液体浇在地上,猛的响起一阵轻微的腐蚀声音。

    呵呵……是硫酸……只不过,被冷深爵躲开了一大半……

    夏沁凉眼看着自己的计划立马就要落空了,想都没想,直接开始往外面跑去,她一定要逃走,她可千万不能栽在夏洛的手上!不对,应该是这个自己不屑一顾的戏子的手上!

    她还没有跑出去几步路,立马就被马几个五大三粗的保安绑了下来,那一些保安不傻,犯过的错误怎么会允许自己犯两次?

    夏沁凉在被冷深爵抓住的那一个瞬间,想到了自己曾经幻想过的最好的生活。

    最好的生活,其实无非就是每天能够活得轻松一点,能够自由一点,只要你每天完成多一点老板布置的任务,一些棘手的问题和别人多多地交流,身为员工的你,那你也就会过得很开心。

    最好的生活,更是能够在快乐的时光中渡过,只有快乐的时光,才能让人觉得时间不再虚度,才能让人觉得这件事情做的有意义。

    最好的生活,并不是有花不完的金钱,并不是整天无所事事,并不是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它其实就是你的创造,你的实践,你的用心。

    _ !!: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