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我自杀了

作品:《强婚锁爱:青梅不让位

    “爸,我觉得,现在的卓凡似乎喜欢上了夏洛。”夏沁凉揉了揉眉心,像是累坏了,疲倦地说道,“他对我的态度很冷落。”

    “这是肯定的嘛!毕竟你们两个人已经分开这么一段时间了,男人都是会变心的,但同样,也会变回来。”夏铭承笑得意味深长。

    夏沁凉被他这笑容弄得圈圈眼:“爸……你这话什么意思?”

    “呵,以后你便会明白了。”夏铭承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是转移了话题,“你准备一下,一会儿跟我一起去公司。”

    “爸,我昨天才刚刚回国啊!”夏沁凉有些不乐意。

    夏沁凉的母亲陈眉馨这时候从厨房走了出来,“女儿!你懂什么!你爸这是为了你好,你要是想追到傅卓凡,肯定要身材事业齐具备啊。”

    “你们的意思……”夏沁凉好像开始明白自己父亲母亲的用意了。

    “没错,你一会儿就跟我去夏淮上班,等到我们将公司重整的时候,傅卓凡的眼光不是就全部放到你的身上了吗?”陈眉馨笑着说道,算计的算盘打得当当响。

    “妈……你确定这个主意管用吗?”夏沁凉担忧,要是傅卓凡不喜欢女人在外面多打拼怎么办?

    陈眉馨点了点头,“你就放心吧,要是他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在外面打拼,到时候你把工作辞退不就好了嘛?反正你爸也会帮你的。”

    有了爸妈的支持,夏沁凉心中别说有多兴奋,点了点头,“爸妈……我就知道你们对我最好了,我现在就准备去公司上班。”

    由于是夏铭承的女儿,也就是夏淮集团董事长的女儿,进入公司的步骤也比别人免去好多,直接就做了营销部总经理。

    其他员工虽然在心中不服气,却也无计可施,毕竟人家身世好。就不一样,也就不用谈什么待遇了。

    夏洛在家待了会儿,不知是不是早上夏沁凉那碗皮蛋瘦肉粥的味道过于浓郁,她竟然也有些饿了起来。

    打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她打算出门吃早饭去。

    至于吃什么……

    皮蛋瘦肉粥。

    她在心中默默下定了主意。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她才缓缓出门,步行去早餐店。

    刚到早餐店的门口,便接到了一个短信。

    短信显示:余安安。

    呵,肯定又是遇上什么麻烦事儿了才回来乞求自己。

    夏洛在心中冷笑。

    之前的那几件事情,让她彻彻底底看清了这个女人。

    现在又有什么花招?

    一边迈着自己的步伐轻快地走进早餐店,一边将手机中的短信打开。

    上面的内容可以说是长篇大论,夏洛懒得看文章择重点稍稍看了几段后,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沈郁泽已经下定决心要和她离婚,离婚证书已经给她了,她心里难受到不行,所以就想要自杀。

    “老板,一碗皮蛋瘦肉粥。”夏洛一边点单,一边回复消息。

    很快,一条消息便出现在了余安安的手机上。

    “这一切能怪我?你找我做什么?”

    近乎冷漠的语气,表达了她对于这件事情也是爱莫能助。

    余安安在手机对面,看着这条丝毫没有帮忙之一的短信,嘴角苦涩的微微一笑,夏洛既然你不帮我,那我就只好自己的动手了……

    余安安瞬间在手机上打下一行字:“你可以来见我最后一面么?我现在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死了。”

    夏洛的皮蛋瘦肉粥已经上了,她一边哗啦哗啦喝粥,一边抽空回复消息:“你觉得,就算你现在死了,我会来看你吗?”

    “难道不会吗?我们这么多年的友情,换不来你的最后一面?”

    余安安的消息很快就回复到了她的手机上。

    两个人之前美好的回忆被缓缓勾起,出于无奈,夏洛淡淡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被两人之间的友情所融化,打下一行字:“地址?”

    毕竟这么多年的友情,也不是说没就可以没的,夏洛也并不是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冷漠,只不过她一直都在保护自己罢了。

    对面的余安安看着她回复过来的消息,嘴角终于扬起,却怎么看都是不安好心的意思,迅速在手机打下:“就是我们之前去过的那间酒吧好了,叫时光酒吧。”

    “好。”夏洛回复了一个字,随后放下手机,专心喝粥,喝完粥之后,她便起身去往时光酒吧。

    夏洛虽然心中好奇她为什么要约在时光酒吧,大白天的,酒吧会开门吗?

    心中虽然好奇,她却还是按照约定的地点,准时到达。

    “你来啦。”夏洛站在门口,就看着穿着白色裙子的款款而来的余安安,几天不见她确实憔悴了许多,脸上也变得消瘦,黑眼圈一层接一层。

    “嗯。”余安安点了点头,略显憔悴的样子让她看上去弱不禁风。

    “我说,大白天的酒吧不会开门的。”夏洛指了指门口,示意道。

    余安安笑了笑,怎么看都很牵强,“不会的,相信我。”

    “那好,你跟我说,怎么开门?”夏洛双手环胸,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看看究竟怎么办。

    余安安掏出自己的手机,不知道给谁打了个电话之后,便有人从里面走出来开门,还颇带热情的说了一句:“你就是余小姐吧?今天白天是不是你要包场?”

    “没错,就是我。”余安安点了点头,先行一步走上了台阶。

    夏洛紧跟随后,心中却是止不住的失落。

    原来,余安安早就算计好了自己会来,所以也一早就将就吧预定好了。

    心机婊。

    “今天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这些酒,随便喝!”余安安故作豪爽的样子,指了指吧台上、柜子上所有的酒。

    “怎么?大白天就要做个醉鬼?”夏洛没好气地说道,眼神扫过这熟悉的环境。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虽然房子没有任何变化,可是,来这儿的顾客,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好吗?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管我了。”余安安笑了,边笑着,边从柜台上拿起一瓶酒,打开瓶盖也不管有没有杯子,直接对着口狂饮起来。

    夏洛冷眼旁观,也没有上前一起喝酒的意思,也没有制止她的意思。

    就这么静静看着她。

    “夏洛!你知道吗?从上学的那段时间开始,我就好嫉妒你,所有的人都喜欢你,不管我怎么努力,他们看到的人始终是你……”余安安不知道是醉了还是没醉,突然之间就说起了真心话,让夏洛有些猝不及防。

    但听到她说的话之后,原本残存的一点友谊,也在这一瞬间尽数瓦解。

    “后来,我就开始和你做朋友,对啊……我和你做朋友……我做你的影子……什么事情都去模仿你,直到遇见了沈郁泽。”余安安说完,又是灌了自己一口闷酒。

    “我从第一眼见到他,我就喜欢上了他,可他从来都没有正眼看过我,他的眼里都是你……就之后,你的家庭落魄了,他的眼里看到的依旧是你。”

    “你知不知道那个时候的我有多气?明明喜欢他,却因为你的存在而不能大声说出来!”余安安突然间嘶吼起来,活脱脱像是一个疯子,“后来我看着你们两个人在一起,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痛吗!”

    “还好……还好……后来老天开眼了,让你嫁给了傅卓凡!啊哈哈!我才能够嫁给沈郁泽!我终于如愿以偿嫁给他了!”余安安笑了,笑靥如花。

    但是随后,她的神情又变得落魄,“但是……你知道吗……他压根就没有正眼看过我一眼,就连我脱光了站在他面前……他也只是说了句,会着凉便让我回屋了。”

    余安安像是说到累了,便开始喝酒,一口一口的酒顺着喉咙进入,像是不知麻木的酒鬼。

    “够了,别喝了。”夏洛终于看不下去,就算知道她原本就是为了利用自己接近沈郁泽,也没说什么。

    “你别碰我!”余安安看着夏洛上前扶起自己的手,有些厌恶地躲开,顺便推了她一把。

    夏洛被她硬生生推开了几步,却在突然之间拿起脚边装满葡萄酒的酒瓶,往余安安的脸上洒去:“噗……”

    殷红色的酒液在余安安苍白的脸上缓缓滑落,画面唯美又惊悚。

    “余安安,我就是想让你清醒清醒,看清楚这一切吧!”夏洛说完,正打算离开,突然就觉得自己眼前一黑……

    随后,她便看见正拿着毛巾擦拭自己脸颊的余安安站在自己面前,身边站着十几个小混混一样的人。

    “怎么?想走?你还没帮我解决离婚的事情呢。”余安安将手中的离婚协议书递到她的面前,“看到没有!上面有沈郁泽的签名!”

    “疯子。”相比之下,被钳制住的夏洛显得淡定许多,冷眼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自己强制性被人按着跪倒在她的面前。

    “我是疯子那有怎么样?”余安安笑着说,随后便拿起自己的手机,拨打了一个两人都烂记于心的电话,按下了免提。

    “喂?”温润的嗓音从听筒内传来,让两个女人心中都是一阵心安。

    ,、、,, ngx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