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四章 羡慕

作品:《大明新命记

    第二天,杨振、仇震海他们带领的庞大船团,又在蛤蜊岗海域,驻泊飘荡了整整一个白天,他们要等待袁进、俞亮泰的船队从兔儿岛方向前来。

    等待期间,安全无虞,正是最有闲暇的时刻,在杨振的鼓动下,张臣、张国淦和邓恩轮番带着自己的部下们,分乘小船前往蛤蜊岗的沙滩浅水处沐浴休整。

    这些人,大都是辽东军户出身,自小从军征战,平生经历,平常所见,更多的反倒是铁马冰河、尸山血海的景观,从前很少在海边的沙滩上玩耍,像这样的阳光、沙滩、轻薄的海浪,更是何曾见过?

    就是见过,又何曾有过如今这样的闲情逸致,何曾遇到过如今这样一个劲儿鼓动他们前去放松玩耍的上官?!

    农历五月上旬的海水,仍然有一点点凉,可是稍经尝试,就再也阻挡不了他们放浪形骸热情的心了。

    离开松山以来,这些人连番奔波作战的紧张、疲惫,甚至是牢骚、怨言,也在这一日的放松休整之中,一下子消散了许多。

    直到傍晚时分,大海上夕阳西下,蛤蜊岗潮水又起,张臣他们这些人才划着小船尽兴而归。

    也是直到这个时候,仇震海突然兴高采烈地亲自过船来见杨振,一见面就高兴地对杨振说道:

    “大人!他们来了!袁参将他们的船队马上就要到了!卑职派的瞭望手,已经看见东南海上的船队了!他们挂有北斗七星黑令旗!那是隶属大明的水师才有会悬挂的旗子!”

    北斗七星旗,是大明水师种类繁多的旗帜里面的一种,是明人北方之神玄天上帝的令旗之一。

    三角,黑底,白色七星,首尾相连,斗头冲前,斗柄在后。

    这个年代的海上,悬挂这种旗帜的船队只有一种,那就是大明的船队,官船,私船,甚至是海盗船,几乎都要挂这个旗帜保平安。

    甚至到了几百年后,南方许多汉文化保留相对比较完整的地区,在划龙舟的时候都依然会打出这样的旗帜。

    这样的旗帜,杨振碰巧知道其来历,而仇震海及其手下们更是熟悉无比,因为他们曾经就是悬挂过无数回这样的旗帜。

    在船上大睡了一天的杨振,醒来就听见这样的消息,当下也很高兴,立即对仇震海等人说道:

    “如果我们船上有这样的旗子,现在也要挂起来!另外,快派了船只,叫他们先打着先遣营的旗帜,前去接应引领一番!”

    仇震海的水师刚刚反正归降过来,旗帜衣装都没有来得及更换,二鞑子天助兵的旗帜自是早降下来了,可是上上下下的衣甲袍服,还是天助兵的那一套,甚至金钱鼠尾也还没有来得及全部割掉。

    这个时候,一旦误会了,那可就麻烦大了。

    仇震海听了杨振的命令,自是立刻回到自己的座船上去安排接应事宜去了。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蛤蜊岗海域的外围,隐约传来了一片欢呼声,没过多久,张臣派了手下把总李守忠回来报信,说是已经接住了袁进、李禄、俞亮泰。

    又过了一会儿,杨振从自己座船的舱室了出来,登上船头,就看见几艘小船,从庞大如同一座海上屯堡的船团中间,打着火把穿行而来。

    “兄弟!哥哥幸不辱命!人马,物资,各种缴获的分成,全须全尾,一个不落,全给你带回来了!”

    袁进一登上杨振的座船,见杨振来接,立刻哈哈大笑着,把自以为杨振最想听到的情况,一口气全部报告了上来。

    杨振上前迎了,与袁进、李禄和俞亮泰一一行了抱见礼,也笑着对他们几个说道:“哥哥平安就好!诸位平安就好!”

    海上风大,杨振接了几个上船,一行人来到船舱里,围着几盆子水煮的蛤蜊,一边喝着仇震海队伍里带的酒水,一边相互通报盖州一别之后的情况。

    杨振先说了自己几个在龙王庙、田庄台和铁锚湾的经过,引得袁进、李禄和俞亮泰一阵阵惊叹不已,一方面感慨过程的惊险,一方面也感慨杨振等人如有神助的运气。

    听到最后,袁进感慨着说道:“兄弟!不是哥哥奉承你,你真是一员勇将、智将,兼福将啊!想当初哥哥载你们离开宁远上松山,实数你的兵不过二百,马没有几匹,船更是一条也无!

    “可是再看看眼前,兄弟你身经数战,连战皆捷,且麾下人马集聚,想来已有数千,水师战船更是从无到有,仇老兄、俞老弟合在一起,大小战船不下四五百条,想想,这才不过几个月的光景啊!”

    袁进一边慨叹着杨振先遣营壮大势头之迅猛,一边感叹着众人跟随杨振出击敌后以来的好运气,只是话里提到仇震海、俞亮泰水师归附的时候,却又满是艳羡。

    袁进他们撤离到兔儿岛以后,接着主持分配缴获的时机,分别找了胡长海和高成友商谈,话里话外都提到了请他两个考虑转归到自己觉华岛水师营下的建议。

    只是胡长海、高成友两个都没有准话,只想早日分了岸上劫掠的财货,好尽快回到复州湾长兴岛那边,继续逍遥快活,根本不愿意离开他们已经经营了数年的海上巢穴。

    为了让胡长海和高成友两个投到自己的麾下,袁进甚至还借鉴了杨振对待胡大宝的办法,答应胡长海、高成友两个只要点头归附他的名下,他可以请自己的上官督饷郎中袁枢,给胡长海、高成友请封官军水师的头衔,并支付一定的粮饷。

    但是最后,终究还是因为胡长海、高成友要价太高,而袁进不敢答应,双方没有谈妥。

    袁进自己才只是一个新晋的觉华岛水师营参将,他又怎么敢答应胡长海索要的长兴岛水师副将头衔?!

    所以这件事情,最后谈不拢,也便不了了之了。

    随后没过上一天,袁进、胡长海等人收到留在岸上的哨探报告,说是满鞑子那边已经有了大批兵马南下,并且重新占领了盖州城。

    消息传来,云集兔儿岛上的各路人马惊慌失措,谁也不想在兔儿岛多耽搁下去,于是众人匆匆忙忙地分了缴获,赶紧各自率队离开。

    胡长海、高成友领着各自手下的船队,自顾自往复州湾方向去了。

    而袁进手下的十几条船只,则会合了俞亮泰手下的三十几条大小船只,满载吕品奇、李禄、金士俊、安庆后等大举撤退的人马和物资,一路乘风扬帆,朝着三岔河口外海的海域行来。

    到得这一日的夜幕降临时分,终于来到了蛤蜊岗海面,与仇震海带出来的这一支庞大船团汇合到了一起。

    胡长海、高成友不肯归附,原也在袁进自己的料想之中,只是他万没想到,杨振在许官堡里收降的这个仇震海,居然能从田庄台带出来这样一支规模巨大的船队。

    他也仔细观察了,其中多有虽能漂浮但却朽坏不可用者,但是即便如此,到了蛤蜊岗以后,他所见到整个情形,还是令他无比的惊讶。

    蛤蜊岗一带黑压压一片,大小船只,首尾相连,如同长蛇,如同巨龙,聚拢在一起,更是如同一座海上城市。

    其中能用的大型战船虽然并不多见,但是剩下的那些不能做战船的,将来修修补补,也能用来做运兵船,运粮船啊。

    先前在盖州城的时候,俞亮泰表态归附杨振,让杨振立刻就拥有了自己的海上船队,不过,俞亮泰这支船队并不大,大小船只不过三十几艘而已,还不足以让袁进羡慕。

    可是仇震海搞来的这一切,却是大大出乎了袁进的意料之外,仇震海这是把满鞑子在辽东湾里的整个水师家底搬空了吗?!

    这让袁进忍不住羡慕杨振好运气的同时,心里也好一阵子颇不是滋味,而且不由自主地开始担心起自己今后在杨振跟前的地位来了。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