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成亲

作品:《夫人,伦家是你的小棉袄

    “够了!”唐老夫人一把甩开唐筱悠的手,有些失望的看着唐筱悠,说道,“你真的当我老糊涂了吗?”

    唐老夫人双手环胸,自信满满的说着,好像她对唐筱悠的全部计划都已经洞悉了一般。

    唐老夫人转过身体,背对着唐筱悠,一副任由唐筱悠说什么,她都不会听的态度。

    看到唐筱悠陷入了这样的局面,二夫人忍不住站出来替唐筱悠说话,她站到了唐老夫人的身后,说道,“老夫人,难道悠儿平日里对您的敬意,您都感觉不到吗?”

    “哼。”唐老夫人冷哼了一声,像是对二夫人的话不予置否。

    片刻的沉寂后,还是唐老夫人最先张了口,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说道,“她对我的心思?你们是不是都巴不得我这个老太婆早点离开!”

    唐老夫人越说越激动,差点儿一口气没有喘上来。

    “娘!”唐肃楷一看到唐老夫人的情况不对,唐肃楷立刻冲了上去,扶住了即将要摔倒的唐老夫人。

    唐肃楷把唐老夫人扶到了一旁的座位上,拍着唐老夫人的背部,让唐老夫人可以稍微休息下。

    然后唐肃楷才慢慢的站直了身体,他作为唐府的男主人的气质,在此时此刻他作为男主人的气势,直到这种时候,才完完全全的释放了出来。

    “老爷!老爷!”一个家丁模样的人冲了进来,手里还挥舞着一个小袋子。

    唐肃楷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做什么,这么毛躁?”

    那个家丁只是挠了挠头,偷偷的瞥了唐肃楷几眼,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看他这个样子,唐肃楷也不好意思斥责他,只是问道,“怎么了?”

    那人把他手上的东西呈给了唐肃楷,然后说道,“这是我在五小姐的房间里搜到的……”

    原来他们刚刚就得了命令,去唐沐柔还有唐筱悠、唐倾颜她们的房间里搜查过了,毕竟下毒就要有毒药。

    “我刚刚找胡大夫确认过了,胡大夫说,这个和公子中的毒,是同一种!”别看那家丁看着憨厚老实的,但是真的做起事情来,一点儿都不含糊。

    唐肃楷握紧了拳头,整张脸都是紧绷的状态,没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唐筱悠……”唐肃楷应该是第一次这么直接的念唐筱悠的名字。

    唐肃楷现在正在气头上,应该无论是谁都能够反应过来吧。但是唐筱悠她作为当事人,却一点感觉都没有。或许她真的是被唐肃楷给宠习惯了,所以完全没有意识到,唐肃楷现在说话的态度都已经发生了变化。

    “我……”唐筱悠还在想为自己辩解。

    “来人!”唐肃楷听都没有听唐筱悠的解释,这么清楚的事实已经摆在了他的面前,容不得他不相信。

    唐肃楷的话说完还没有多久,就已经有很多家丁冲了进来。跟他们绑上唐沐柔的场景是多么的相似,都是刚一发出命令,很多家丁就已经冲了进来,一看就是早有准备。

    只是这次的对象换了。从唐沐柔,换成了唐筱悠。而那种看着别人被绑的感觉,和自己亲身的经历差距始终是很大的,不过唐沐柔也没有讥讽唐筱悠的打算,毕竟她不是那样子的人。

    为首的一个家丁站了出来,他站在一群家丁之中,本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而现在一站出来,那种感觉就更加明显。他向唐肃楷行了个礼,问道,“老爷,有什么吩咐?”

    “把她送下山去吧……”唐肃楷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而后同样的转过了身,不再看想唐筱悠。

    唐沐柔的脸上也露出了略显悲哀的深情。但是唐筱悠还是一无所知的样子,从她脸上掩藏不住的欣喜可以看得出来。

    “送我下山去?”唐筱悠虽然已经极力的控制着她的表情,但是从她的声音中还是暴露了她的态度,“其实我也不是很辛苦……娘和老夫人都还在山上呢……我怎么好意思一个人先回家……”

    唐筱悠还可以的装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而她的余光还在唐老夫人和二夫人身上扫过,当然她也看见了唐老夫人铁青的脸色,和二夫人灰白的面颊。

    这次还不等唐筱悠先问出声,她不明白二夫人为什么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但是唐肃楷抢先一步回答了她的问题,“你们把她……送到翠竹苑吧……”

    翠竹苑。

    修修青琅玕,霜雪不可折。肯随流水去,赖有岁寒节。

    虽然这名字听起来好听,但是一听到这个名字,唐筱悠的脸瞬间变得惨白。

    她不是不知道哪里是什么地方,不过若是说起翠竹苑,还有两个人的反应应该不会比唐筱悠要好到那里去。

    在这般文雅的标题背后,其实是一片偏僻的土地。

    唐沐柔和林仪就是在那里生活的。所以当她们再度听到这个词语以后,竟然有一瞬间的恍如隔世的感觉。

    似乎在那里的生活都如同梦一般。

    “不!”唐筱悠突然大声尖叫了起来,“我不要去那种地方!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把我送到那里去?”

    “是啊,老爷!”二夫人听到这个消息时,差点儿就晕了过去,那可是她捧在手心里的唐筱悠,连她自己都舍不得责骂,现在唐肃楷竟然要把唐筱悠送到那种荒无人烟的乡下地方!

    她怎么允许?

    “老爷,你怎么忍心把悠儿往那种地方送啊?她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呀……”二夫人趴到了唐肃楷的身上,眼泪不停的下落着。

    “你给我闭嘴!”唐肃楷猛地推开了他身上的二夫人,食指指着二夫人被推倒的地方,狠狠的说道,“如果不是你一直这么宠着她,她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还是说,你想要跟她一起去?恩?”

    “这件事情谁都不许求情!”唐肃楷突然转过身,面向大厅,环视四周,对着身边所有的人说道。

    可是有谁会为唐筱悠求情呢,除了二夫人,毕竟除了她以外,其他人估计都是巴不得唐筱悠离开的吧……

    毫无疑问,唐筱悠被送走已经成为了定局,二夫人虽然舍不得,但是如果要她彻底的放弃在唐府里锦衣玉食的生活,怕是也狠不下这个心。

    毕竟,唐筱悠只是一个女儿,而她还有唐耀辰这个儿子在身边呢!

    这样下毒的闹剧最终以唐筱悠的送离而结束。

    只是唐沐柔在途径唐倾颜门口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了唐倾颜和大夫人的谈话,她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这场闹剧她只是一个乱入的棋子,她们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除去唐筱悠。

    不过幸好,不论过程是怎么曲折,她们的目的还是达到了,如今在唐府,已经没有人能够跟她们对着干了,这样的结果就是她们预计的局面。

    虽然出现了唐沐柔这个变故。

    而思烟,她其实是唐倾秋的人,在这件事情里,唐倾秋也出了不少力,毕竟她准备了思烟这样有一颗重量级的棋子,加速了唐筱悠的失败。

    唐沐柔已经认清楚了唐倾颜的真面目,原来她真的不如表面上的那般清纯,内里的灵魂早已腐朽不堪。

    她现在唯一期盼的事情,就是能够早日的离开唐家,离开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两个月后。

    唐沐柔坐在瑞王府派来的花轿里。

    这是她第一次坐上花轿,当然也将是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她不知道她即将面临的会是什么,她接下来的命运又会是怎么样的。

    值得欣慰的事情,大概就是,这是她彻底的脱离了唐家。

    从这一天开始,她就不再是唐家的人了。

    头上盖着红布的盖头,说唐沐柔完全不紧张,那自然是骗人的假话。

    摇晃的轿子不知道走了有多久,直到唐沐柔都快睡着了才停了下来,果然对于坐轿子这件事情,她是怎么也接受不了。

    轿门被掀开,一只惨白的手伸了进来,透过盖头的下端,唐沐柔隐约看见那双白玉青葱的手指。

    生的十分好看。

    唐沐柔不禁想到了一个人。只是可惜,现在她已经要嫁为人妇。

    被这只手指引着,一只走到了大厅,在茫然与愣神中,唐沐柔机械的拜完了天地。

    唐沐柔坐在房里,被褥里有一堆的东西,桂圆,花生……早生贵子的祝福却一只无形的手,在唐沐柔的脸上重重的打了一巴掌。

    直到房门再次被打开。

    唐沐柔能够感觉的到,有人走到了她的身边,轻轻的挑起了她的盖头。

    只是在即将要露出唐沐柔的脸的时候,盖头又被放了下去。

    “姑娘……要不你走吧,我知道你不是自愿嫁过来的……”房间里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唐沐柔本想开口,想了想,还是继续听着,果然,他又说道,“而且不瞒你说,我,我心里已经住了一个人了……她……”

    “她又怎样?”唐沐柔反问道。

    “你!”盖头猛地被掀开,熟悉的面容这次真诚的相对。

    “怎么会是你?”易涟贺惊讶的问道。

    唐沐柔笑了笑,“怎么就不能是我了?其实我早该想到了,听说瑞王府名叫赫连熠,赫连熠赫连熠,可不就是易涟贺吗?是么,夫君?”

    赫连熠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牵上了唐沐柔的手。

    十指相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