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变故

作品:《奉君侧之宫阙泪

    那年的寒冬与今日一样铺天盖地下着大雪。

    风卷着雪,不时打在窗棂上,发出“沙啦啦、沙啦啦”有节奏的响声。

    房内,兰汤沐浴,熏香缭绕。与屋外的天寒地冻形成两个鲜明的对比。

    我身着彩衣才履,及肩的长发由婢子绾成双鬟,看着婢子阿婉还在鼓捣什么,我有些不耐烦的挥手拒绝:“好了,就这样了。”

    “郡主”阿婉在身后追着我,我徐步走过长长的回廊,凝望着弥天大雪,脚步一顿便问:“明日便是除夕了,爹爹会赶在明天回来吗”

    我不自不觉穿过华堂,望见娘亲与盛装的姑母正在叙话,我见姑母的倾国倾城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险的狡诈,进屋向主位上的姑母行了跪礼,姑母笑盈盈的轻柔的抬手示意免礼,我起身深揖谢恩。

    难道是我刚才看错了

    我仰头看着神容端丽的姑母,悄悄的挑了挑嘴角,她目光如水,端庄得一丝不苟,亲手将我头上的一片飘雪拂掉道:“这在家中,小阿玺不必拘礼。”

    我点点头,垂目,见一双朝凤宫履与黄鸾紋织金裳映入眼帘。她正坐着,递给娘亲一个十分精致的锦盒,娘亲仔细一看惊叹:“娘娘这份礼太过贵重。”

    我偷偷的瞟了一眼,只见锦盒有一颗浅蓝色的随珠。这颗晶莹剔透的珠子,就像夜里的星星,散发出莹莹的光。

    这个随珠可是宝贝,是在暗中,人眼能明视的,天然的,能自行发光的宝物。

    我缓缓扬起脸,看见母仪天下的姑母,眼中含笑如绵绵春日,她目视着我:“阿玺这孩子到了晚上眼睛不好,这随珠便是本宫送给小阿玺的。”

    她,嫦锦瑟,是姑母,也是皇后

    她额前凤坠摇曳,笑颜盈盈。

    我叩拜谢了恩,向东正坐。听着姑母与娘亲拉着家常,听他们说到了爹爹,姑母说爹爹回来了马不停蹄的进宫面圣,这次爹爹凯旋归来,灭了前朝遗留在西疆的游牧民族鲜族人

    我不由的弯了弯嘴角,我的爹爹他是永远的战神,一等军侯,御赐的镇国公

    我拖着腮,看着温柔娴雅的娘亲,她是当今圣上的亲姊,最受太皇太后宠爱的珑霓公主。

    姑母入主中宫,成为嫦氏一族的第三任皇后。从小我便知,作为嫦氏的女儿,未来不是皇后也是要成为宠冠六宫的后妃。

    从我记事起,幼年大半的时光都在宫中度过,至今太奶奶的的宫里还留着我的寝殿,任何时候我都可以直入中宫,任意嬉戏,与皇子们读书玩耍。

    今日我冲着姑母小小的撒娇,她便同意让我进宫了,最主要的是让娘亲同意,娘亲说这几日风雪大,阿玺就不要出门了。

    这下,姑母开口了,娘亲也不好拒绝了。

    我心底暗喜,阿婉细心的拿来了长披风在我的胸口上打了个结,我跟在姑母的身后上了那尊贵无比的凤鸾。

    姑母早已经看出我的心思,道:“快要年下了,姑母还有很多事要忙,小阿玺,待会进宫了让华哥哥陪你玩好不好”

    华哥哥是姑母的儿子,是太子,我有点不喜欢他,因为他总爱欺负人,还爱取笑我。但我还是点点头。

    姑母抚着我的脸,微笑叹息着什么,我倒在她的怀抱里昏昏入睡,我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进了皇宫,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华清宫了。

    华清宫是姑母的寝殿,我已经到了这里无数次了,就像跟自家的后花园一样,我估摸着四处转了转,没瞧见华哥哥,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前行。

    雪越下越小,视线也逐渐明朗起来,整个世界变白了。弯弯曲曲的小道上,光秃秃的树枝上,高高低低的宫殿上,都铺上了一床厚厚的白白的绒被子似的

    我蹦蹦跳跳在雪地里跳出一个一个的大坑,心想着时候还早,待会再去向太奶奶请安,说不定今年太奶奶又会送我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现在的御花园寒冷得有些苍凉,我一边呵着嘴里的热气一边搓着胖乎乎小手。

    不一会儿,爆竹声、欢笑声响了起来,终于这寒冷的园内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是谁在前面

    远远地甚至不能分清楚谁是谁,我慢吞吞的跑了过去,帽子与拉得高高的衣领只敢露出一双没办法藏起来的眼睛瞪着华哥哥:“你又欺负人”

    华哥哥趾高气扬的扭头,嘴巴都要翘到天上似得对我道:“小阿玺,你过来听话”

    华哥哥不过年长我五岁,可眉宇间英气逼人,颇有王者风范,双眼望我,皎如玉树临风前。

    我看了看身后我正护着的少年,与华哥哥年纪相仿,却不似华哥哥一般盛气凌人,寒风吹絮,梅花堤上,一个十来岁的少年临风而立。

    长睫卷翘,眉眼俊美,肤白似雪,梵香缭绕。长发飘逸,略显瘦削的人儿,却自有一股脱俗的气质。 样貌清丽脱俗,从骨中透出一番从容气度。

    见这人眼生的很,并未有在宫中见过,他又是怎么惹上华哥哥的呢

    “华哥哥,若是被姑母知道你又惹事,姑母想必又会责骂你,上次你在”我还未说完,就被华哥哥抢去:“好了小阿玺,我知道你为我好这个人,我在怎么欺负他,母后也不会责骂我的”

    见我未有丝毫动摇,华哥哥点燃一个响炮就朝我的脚下扔来,我吓得还未哭出声来,就被身后的少年拽着两肩一带,向后退去。

    脚下生风,寒梅凋谢,我定睛一看,我已经离刚才的位置恐怕有个两三丈这人好厉害的功夫我回眸看着这白衣少年,委屈的撅起小嘴,眼里泪花不停的打着转,没想到华哥哥还真的还扔过来一个响炮

    “小阿玺小阿玺你看我没有点燃我没有点你别哭了”华哥哥冲进梅花林来,惶恐的安慰我,他知道,若我一大哭,那可是一发不可收拾,少不了姑母一顿责罚

    华哥哥哄着我,一旁的婢子们也围上来想着法儿让我开心。可是我却在人群中寻找那个白衣少年,他什么时候走的

    我问华哥哥那个少年是谁他说:那是个野孩子

    下午我与华哥哥去向太奶奶请安,太奶奶又给了我一个十分罕见的七窍玲珑把玩着,我看着一旁还成列着许多新鲜的小玩意。

    一,二,三,四,五皇上有七个皇子两个公主,除了我之外,太奶奶备的礼应该只有九份才是,华哥哥拿走了一份,还剩九份,那多的那一份是给谁的

    天色见晚,太奶奶本想留我,可一想到我爹爹今日回府了,也不好强留,便使唤婢子送我出宫。

    刚出宫门,便有人群堵住了去路,马车在原本宽阔的街道上寸步难行一旁连忙有士兵前来开道,“郡主出行尔等避让”

    我有些好奇,这皇宫的城楼外为何突然聚集这么多的百姓,我掀开帘子,一股子冷风惯了进来,风迷的我睁不开眼睛,我探出头,随着众人的视线看去。

    天哪

    那城墙上居然站了一个女人

    她是皇上身边最得宠的女人璃贵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